陌生的生命恐怖和恐怖校园的鬼故事(完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民间传闻故事会



  第十一章

  ?

  苏森和苏夫回国。

  ?

  “苏森,我总是觉得今天的日落很奇怪。 它一直是半圆形的,而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下沉了。”

  ?

  “嗯,我也认为。这也是一个疑问。”

  ?

  “正确的。“苏森放下书包,走出书房。爸爸妈妈,你知道那里有个叫‘Deadwood Village’的地方吗?”

  ?

  正在计算机上玩耍的父亲转过头说:“‘枯木村’?”

  ?

  “我没听说过。那是什么地方?。“妈妈很好奇。

  ?

  “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地方,这是旅游的新目的地吗?“爸爸一直在玩游戏。

  ?

  ”。不,我听到别人说了什么。苏森说。

  ?

  “看来我什么也找不到。“苏甫小声说。

  ?

  晚饭后,苏森和苏夫回到书房。

  ?

  “让我们提出疑问,先生。 苏尔默森。?”

  ?

  苏森对这个新昵称非常满意。 他拿起一支铅笔放在嘴里:“好的,沃森。”

  ?

  吕小品的梦想:

  1个个。坟墓卫士之死。

  2。? 枯木村。

  3。? 路人变成了树木。

  4。? 路人。

  5。? “ V”形飞鸟。

  今天出现:

  1。? 温通天的马尾辫。

  2。? 半圆日落。

  3。? 吕小品的弟弟和毕贤。

  ?

  时间流逝。苏森一直在思考办公桌上的笔触。

  ?

  “森森兄弟。嘿,森弟兄,别忘了今天的作业!“苏甫记得今天英语老师的愤怒。如果他明天不交作业,那么他的Yali必须很大。

  ?

  “不用担心,我会尽快解决的。你先睡吧,等我起床再抄。”

  ?

  “好的!”

  ?

  树。人头。V形。

  ?

  马尾辫。日落。弟弟。笔仙。

  ?

  被理解!苏森拍拍自己的头。陆小品,有福!

  ?

  现在就足以弄清Karimura和她的兄弟之间的关系。这件事的真相很快就会暴露出来!

  ?

  夜晚。闪电在黑暗的夜空中自由闪烁,像一条苍白而恐怖的蟒蛇。

  ?

  “看来台风来了。“苏森收拾了凌乱的文件,并从书包中取出了作业簿。。

  ?

  翻开工作簿,一只小蓝灰色的手从烟囱的缝隙中慢慢冒出来,就像烟囱里冒出的淡淡烟雾一样。。

  ?

  苏夫在床上睡得很香。

  ?

  第十二章

  ?

  “很久以前,Drywood村是一个小村庄,有着美丽的山脉和清澈的海水。这里的气候宜人,人民友善而诚实。清澈的溪流将整个村庄的麦田和小巷隔开,午后的阳光晒黑了稻米。。几乎所有乡村小镇的美景。”

  ?

  张老汉说话缓慢,他不理Wen温通天大喊大叫并试图逃跑。

  ?

  “女孩,你不想听这个故事吗我以为你会听!”

  ?

  “让我出去,臭老头!“温同天从袋子里掏出水果刀,把刀柄紧紧地握在手掌中。。

  ?

  “女孩卢小品,不要激动。你不想知道你的梦想代表什么?你知道你正在一步步走向绝望吗!”

  ?

  “……嘿?等等,老人,”温通天惊呆了,“我不是小平路,我叫温通天。”

  ?

  “什么?“张老汉目瞪口呆了一会,急忙从抽屉里拿出老花镜,把它们放在皱着的脸上。。“哦,我认错了人。呵呵呵,对不起,我没有吓到你?呃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?

  温通天的警惕丝毫没有放松。她紧紧握住水果刀,与老人保持距离,并以愤怒掩饰了自己的恐慌:“温通天天tian天曈天!!!”

  ?

  “通天小姐,你是卢小品的朋友吗“张老头根本不怕水果刀,他开始悠闲地整理橱柜。

  ?

  “好的。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

  ?

  “告诉她,她遇到麻烦了。”

  ?

  “有什么麻烦,请说清楚!否则要小心我。”

  ?

  “说来话长。它必须从威瑟伍德村的故事开始。。”

  ?

  “然后讲一个长话短说,快点!”

  ?

  “你刚刚说什么。哦,”张老伯找到凳子坐下。“后来,一名道教牧师来到这个小村庄,说他会过夜。。人们热烈欢迎他。村长亲自邀请他去家休息。他高兴地同意。”

  ?

  “之后?”

  ?

  “后来,村长误把剧毒农药当作开水处理,请道士喝水,并误杀了道士。”。干燥木材中的农药无色无味。”

  ?

  “他死后,愤怒的道教牧师诅咒村长和他的家人。村长的妻子,儿子和女儿的尸体都像干花一样枯萎干枯。村长的寿命每天都在减少。只要村里有一个人被杀,村长就能获得3天的生命,他的妻子,儿女也可以获得足够的水。村长的四肢开始干dry,血管干dried,变成了可怕的尸体。”

  ?

  “有一天,村长拿起一把猪刀出去。”

  ?

  “那天的日落是血红色的,就像村长的眼睛一样。他杀死红眼睛,杀死红眼睛。最后,他向别人开枪!无论是老是小,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,只要看到就可以剪下来!“张老头很兴奋,双手抓住了稀疏的头发,用力地拉着。。

  ?

  温通天慢慢地靠近老人,仍然不愿放下手中的水果刀。

  ?

  ”。然后。之后?“温通天竭尽全力遏制自己不要尖叫。为了朋友的安全,她不得不说清楚。

  ?

  “所有被村长杀死的人都变成了树。突然村里有很多大树。大树的根部有一小瓶农药。农药使大树茂盛。村长终于忍受不了压力,于是他自杀了。他变成一棵枯树,站在村庄的大门口。任何经过这里的人都会被他的恶魔杀死并变成一棵大树。从那时起,该村被命名为戴德伍德村。也称为克木村。“张老汉的学生看起来像熟透的红苹果,看起来非常痛苦。”我唯一的孙子也被他杀死。。”

  ?

  “幸运的是,我的孙子还活着。我把坟墓保存了这么多年,终于让他复活了。”

  ?

  “什么?”

  ?

  “我和我的孙子都是卢小品的守护神。我们住在她的房子下。我的孙子还告诉我,他曾经请卢小品告诉她一个秘密!”

  ?

  温通天提出了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:“。是你的孙子是她的“兄弟””

  ?

  “不,她的‘兄弟’根本不是她的兄弟。呃,或者她的兄弟,她的“兄弟”实际上是Witherwood村长的转世恶心!“张老伯回答比较尴尬。。

  ?

  “这。那意味着。“温通天很困惑。

  ?

  “这意味着,呃,等等,让我照顾它。”

  ?

  “嘿,无论如何,”张老人耸耸肩,“我们想保护她,但她听了村长的胡言乱语,想搬家。。如果我们搬家,我们将无法保护她。”

  ?

  “村长是她的寄生虫。18岁以后,寄生精神可以控制寄生者的身体并驱逐寄生者的灵魂。但是,如果我们在那里,寄生精神的把戏自然就不可能实现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寄生精神的力量将会减弱,直到灵魂被驱散。”

  ?

  “距离她18岁生日只有两天,时间非常紧迫。去告诉她的女孩,告诉她不要动,更不用说听她兄弟的废话了!”

  ?

  “告诉她不要被坏人所左右。你明白吗?“说完之后,张老汉倒在桌子上,闭上了眼睛。商店的门也慢慢打开。“女孩,帮我锁上门。“张老汉还没说完,打的声音是“像雷声”。

  ?

  温通天帮助老人锁了门。街上的风越来越大。“嘿,现在几点了,我必须快点回家,否则我会再次被妈妈责骂。!“温通天看了看表,慌慌张张地回家。。

  ?

  不管她跑多快,耳朵上总会飘着长笛,缠绵了很久。

  ?

  经过学习,温通天终于注意到了一些线索,她停下来环顾四周。拐角处的路灯泛着微黄色的光,有些飞蛾挣扎着撞到灯罩上,盘旋越来越多。

  ?

  长笛突然停止了。“我一直认为我是飞蛾。“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绿色的单簧管走出小巷。。

  ?

  温通天从未提防过帅哥。“这是你的长笛?“她说。

  ?

  “好的。我爷爷才不吓你。“男孩慢慢说。

  ?

  好吧,所以你是那个可怜的老人的孙子。真的不一样。温通天想,也许老人认出一个英俊的孙子。

  ?

  年轻人走在路灯下,与温通天面对面。长光只照出灰色和黑色阴影。

  ?

  “接受。“这个年轻人拿出一张纸条,放在温通天的手中。

  ?

  啊,他是要认罪吗我的天啊。今天我的桃花运气太强了!嗯。那个臭老头不算。温通天的心脏盛开,脸微红。

  ?

  “谢谢。谢谢你。”

  ?

  “我应该对你说谢谢。”这位年轻人疑惑地说道,“请帮助我把这张纸条交给卢小品。。”

  ?

  突然,文通田的冬天变得越来越冷,温度骤降到零下几度。。

  ?

  “……好的。“温同天把纸条塞进裤子的口袋里。

  ?

  “是的,”年轻人轻轻地抬起温通天的手臂,用单簧管抚摸她的手掌。。“这是一个保护诅咒,它可以挽救您的生命,避免陷入危机。“男孩说。

  ?

  冬天的温度开始升高。

  ?

  “帮我保护卢小品,恐怕我没有太多时间。非常感谢!“男孩说,转世走入了黑暗的小巷,这个人的身影变得嘶哑。。

  ?

  在这个寒冷多风的夜晚,纠结的温通天纠结地赶回家。

  ?

  ?

  第十三章

  ?

  工作簿上的破布状小手迅速伸出,几乎抓住了苏森的裙子。

  ?

  苏森下意识地退缩,直到无处可去。伸手去摸裤子的口袋时,我突然想起原来是自卫的翡翠吊坠是送给卢小品的。现在麻烦。苏森瞥了一眼正在睡觉的苏甫。不能让他伤害我的兄弟。

  ?

  过了一会儿,一个大约3或4岁的孩子从工作簿中爬出,并被“砰砰”一声摔倒在地,被撕碎。。

  ?

  此刻苏森站着不动,流血的手从脖子的边缘尖叫着,就像锋利的冰刀一样。

  ?

  片刻苦寒渗入骨髓。苏森抓紧脖子弯下腰。

  ?

  “你好,苏森。“孩子逐渐凝结成人的形式。他的全身是蓝色和紫色。他的尖头上挂着几根棕色的头发。两只大眼睛就像两个无底的黑洞。没有眼袋,眼睑,眼窝,眼窝和瞳孔。黑色深渊。小鼻子下方是一张大到足以遮盖脸下半部分的嘴巴。

  ?

  “别担心,我不会伤害你的兄弟。他差点帮我。“孩子慢慢地走进苏森,他踩到的地面结了冰。

  ?

  “但是你不知道是好是坏,当我在铅笔上时,你仍然想杀了我。”

  ?

  “但我不会让你杀了我。“孩子抓住了苏森的脖子。“伙计,我建议你自己做。”

  ?

  “我总是觉得今天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。“隔壁房间的爸爸正在翻报纸。。

  ?

  “我还认为我会去看他们。“妈妈走出房间,打开苏森的卧室门。

  ?

  “苏森,苏甫,你在做什么”

  ?

  窗户开着,窗帘沙沙作响。雨和寒风冲进了房间,但苏森的影子是看不见的。苏甫睡得香。

  ?

  楼下有一个沉闷的“嗡嗡”声。然后有几只飞鸟的声音。

  ?

  “苏森。“妈妈走到窗前,紧张地低头看。漆黑,一切无声。

  ?

  闪电劈开天空,瞬间的光彩照亮了楼下的苏森。当闪电消失时,他再次被黑暗吞噬。

  ?

  尖锐的尖叫声被雷声掩盖。

  ?

  第十四章

  ?

  第二天在报纸上,几位自称专家的人讨论了此事。最后,它归结为一篇文章:高中学生承受着太大的学习压力,因此他们跳楼自杀。。

  ?

  幸运的是,他们房屋的建筑不是很高。苏森还没死,所以他不可避免地摔断了大腿和几根肋骨。

  ?

  终于放学到下午放学了,苏森最好的哥们赶到医院了。

  ?

  ”。你在这里。“苏甫招待大家坐下,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。”

  ?

  苏森昏迷在苍白的医院病床上。

  ?

  徐彦杰看着苏森不露血色的脸,“上帝,他发生了什么事?。”

  ?

  “有人杀了他。他不能如此愚蠢到跳下去。他没有理由。”“苏甫找到了凳子,坐下,冷冷地说:“你知道谁杀了他吗?”

  ?

  “谁?”

  ?

  “我确定这一定是卢小品房间下的怪物。“苏甫脸上没有表情。

  ?

  现场有点尴尬。病房里的时钟在滴答作响。

  ?

  一个年轻人轻轻地打开门,感觉气氛不对劲,回头看了看车牌。

  ?

  “每个人。在这里。”

  ?

  苏甫站起来:“苏澈,你在这里。”

  ?

  “嗯,这些苏森的朋友是?。”

  ?

  “让我向大家介绍一下。”苏甫也想减轻气氛,但他确实不能像以前那样高兴:“他是苏澈,苏森和我的兄弟。。”

  ?

  “……你好。“卢小品慢慢说。

  ?

  徐彦杰在病房里徘徊:“温通天为什么还没来?。”

  ?

  “素描,过来。“苏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血红色的小纸片,”。”

  ?

  陆小品乖乖地接受了这篇论文。不管苏森怎么回事。因为内,她不敢看着苏芙的眼睛。

  ?

  “如果您不想再牵扯到我们所有人,请照我说的做。将这张纸贴在房子最白的墙上,然后轻按三下。这时候纸会变得红润饱满。”

  ?

  “那就用这个,”苏福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的剪刀。。“无论您周围发生什么情况,请使用这把剪刀用力刺红纸,直到纸上的红色完全干燥后再停下来。。”

  ?

  “这样,可以清理你房子下面的怪物。”

  ?

  ”。我要走了现在要报仇Susen!“卢小品拿着纸和剪刀,向所有人点了点头,然后迅速跑出病房。。

  ?

  “等等,我也会去。“徐彦杰自愿。

  ?

  “不,”苏甫站在徐彦杰的面前,“如果走了,只会加添混乱。。。”

  ?

  苏澈也将和卢小品一起去:“嘿,兄弟,我一个人可以做。!”

  ?

  “听我说,”苏Fu逐渐无法控制自己,“这起事件的源头是因为她。需要拉铃才能解开铃音的人,让我们放开她!!!”

  ?

  苏澈很着急:“但是如果一个凶猛的住在她的房子里怎么办?!您的“红色纸艺”根本无法保证她的安全!”

  ?

  “她还有玉坠!我哥哥送给她的玉坠!“如果我哥哥的玉坠仍在他手里,这次我会没事的。苏福祥。

  ?

  “胆小。徐Yan杰冷冷地说:“即使你不敢保护她,也不能阻止别人保护她。。”。”

  ?

  “你个傻冒!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傻瓜!!!”

  ?

  “当一个人想要保护自己的心时,他就会变得非常强大。“徐延杰侧身走过苏福,试图逃出病房。

  ?

  苏夫的右脚轻轻抬起,徐彦杰倒下。“我不会让你走的。我不要你像我哥哥一样。”

  ?

  “啊。你!!”

  ?

  护士走进去,给了苏森一点点:“请安静。。他需要休息。”

  ?

  徐彦杰瞪着苏福,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然后走向阳台。。

  ?

  苏澈急忙说:“好,抱歉。我哥哥还好吗?”

  ?

  “没关系。只要你不吵闹。“护士把药放在桌子上,走出病房。

  ?

  在护士走得很远之前,一个女孩跑来跑去,充满了各种愤怒的目光。。

  ?

  温通天大口大口地呼吸:“是的。抱歉。我突然有东西。晚了!“含有医院特征的消毒剂的气味渗入她的鼻子,并打败了全身的经络。

  ?

  “咳嗽咳嗽咳嗽咳嗽咳嗽。好不舒服!”

  ?

  “嘿,安静,安静!“苏甫带来了一杯茶。

  ?

  温通天拿起茶杯喝了。好多了。我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个大新闻!什么?为什么不素描?”

  ?

  苏澈瞥了一眼苏甫:“她去玩《勇者斗恶龙》。。这里的新手不会让我们在一起。”

  ?

  ”。你是什么意思”

  ?

  “仅她一个人就足以应付她家下面的怪物。。如果我们走下去,我们只会加添混乱,否则我们就会死!“苏甫坚持他的观点。

  ?

  ”。等一下等一下!大家听我说。我们想在一开始就歪!住在卢小品房子地下室的人根本不是怪物!”

  ?

  “就像这样。“温通天几乎逐字吐出了老人的话。。

  ?

  第十五章

  ?

  “你相信老人说的话?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怎么会知道这些“苏甫笑了,”你又被骗了。”

  ?

  苏澈低下头想:“张老伯拥有守护精神。。”

  ?

  “是的,是的,是的,他们没有骗我!“温通天卫冕。即使老人撒谎,帅哥也撒谎?纯净的温通天不敢相信一个有宏伟的玉树迎风的男人是个骗子。。

  ?

  ”。十分吵闹。“苏森微弱地说。

  ?

  “嘿,你醒了?“苏甫表现出一丝喜悦,冷酷的表情开始融化。。

  ?

  “我刚刚醒来,只是闭上眼睛休息一下。温通天讲话结束后,我该说话了。”

  ?

  “好的?“大家都看着苏森。徐彦杰也从阳台走进病房。

  ?

  “昨晚,当我完成作业时,我要请苏福来复制它。。苏森不好意思。“我看到窗外有暴风雨,所以我打开窗户欣赏它。As愧,刚完成作业后我就头重脚轻,无意中摔倒了。哈哈,“头重脚轻”,你知道,我的头在重力的作用下,举起身体,一起飞翔。向上。”

  ?

  ”。森弟兄不要骗别人。“苏甫显然不相信。苏澈走过去抚摸苏森的头。

  ?

  “苏澈不要碰,我不发烧。“苏森尴尬地笑了,”总之,这件事和草图是两回事,嘿,尴尬很大,别说了。顺便说一句,你知道那个梦的意思吗是这样的。”

  ?

  “好的?“每个人的好奇心都像苏鱼一样被苏森抓住了。

  ?

  “首先,”苏森缓缓地解释道,“梦中的人们一直站着变成树,就像英文字母“ L”一样;头掉在地上,像英文字母“ O”一样; “ V”字形的飞鸟没用我。再说吧温通天的马尾辫和半圆形的夕阳中也有“√”,它们连接在一起,这是英文字母“ e”。把这些话放在一起,就是“爱”。”

  ?

  “根据温通天的说法,正是这个老人的孙子将这个梦想传达给了卢小品。。爱你的人怎么会伤害你。我不确定她房子下面有什么东西,但是那个家伙一定是个好人。好东西。”

  ?

  大家突然意识到。温通天纠结地看着他的头发。

  ?

  苏甫冲出病房:“我要追回卢小品!”

  ?

  “嘿!“徐彦杰和苏澈跟着,”“让我们现在一起走。”!”

  ?

  “我也要来!“温通天还分三步走到大步走。

  ?

  “大家过来。苏森无力躺下,世界终于安静了。”

  ?

  第十六章

  ?

  这是卢小品家中最白的墙壁。爸爸妈妈还没有下班,现在是个好时机。

  ?

  陆小品把纸贴在墙上。周围的光环瞬间变幻莫测。

  ?

  陆小品隐约听到我内心的声音。“对,就是这样。墙上三个水龙头,墙上三个水龙头。”

  ?

  “兄弟,是你吗”

  ?

  “就是我,按我说的做,撞墙三下,撞墙三下。”

  ?

  卢小品莫名的心痛。她举起手臂,但没有将其撞倒。

  ?

  “赶快。赶快。否则他们会杀了你!将会杀死你!“我内心的声音开始变得焦躁不安。感觉每个人都在赶。一旦他们急于阻止自己,他们就不会唱歌。

  ?

  “不,很痛!“吕小品放下手,紧紧按胸。心脏痛!”

  ?

  “让我来帮助你!“卢小品的手突然应他的要求浮起,朝白墙敲了敲。。

  ?

  “哦。汤姆。汤姆。”

  ?

  红纸已满,半透明的小人牢牢扎在纸上。“让我去做!!“我内心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空洞和黑暗。陆小品把手伸到裤子的口袋里,掏出剪刀。“等待。等一下。“吕小品尽力控制自己的手,但收效甚微。她的一只手疯狂地压在墙上,另一只手拿着剪刀。

  ?

  锋利的剪刀刺穿红纸。尹印学滴在红纸上,双手染成红色的卢小品。陆小品的眼泪开始泛滥。

  ?

 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,醇厚的红纸逐渐干dried。陆小品放下手,破碎的红纸在墙上滑落,露出一颗小小的心,上面布满了孔。

  ?

  一条长笛沾满鲜血。

  ?

  陆小品晕倒在地板上。墙上的红色心仍然微微跳动。一个孩子从卢小品的脑袋中冒出来。

  ?

  “绊脚石已被移除。“孩子撕开了红色的心,把它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  ?

  “现在我们只需要今天等0点。“孩子把昏迷的吕小品拉进了白墙,”我已经等了十八年了。。”

  ?

  接连敲门。陆小品的玉吊坠已经黑得像碳。

  ?

  第17章

  ?

  “你为什么不开门? 快开门!“徐彦杰竭尽全力地敲门,他的拳头有些发红肿胀。

  ?

  “她可能还没到。苏富幻想最好的结局。

  ?

  温通天看着他的手表:“不可能,她应该准时到达。她现在必须在房间里!让我们上门!”

  ?

  “不,附近的邻居以为我们被抢了,影响太严重了!“苏澈努力思考对策。

  ?

  “什么时候谈影响!徐Yan杰卷起袖子。

  ?

  “我们这里有些人?“苏澈似乎在想一个好方法。

  ?

  徐彦杰仍在努力地敲门:“你的头被温通天吸收了吗?? 一团糟你在想什么?!”

  ?

  温同天心怀不满:“嘿,你为什么要跟着我?!反正我也帮卢小品!”

  ?

  “我们的苏兄弟是时候帮助您了。今天是0:00,今天是草图的18岁生日我们只有最后几个小时。大家跟着我。“苏澈带领大家下楼,来到卢小品楼下的柴房。

  ?

  “打破这种木柴门要比专业防盗门容易。。!咱们一起去吧。“苏澈正在加紧准备。

  ?

  1分钟之内,男孩们屠杀了门,并用大开口砸门。

  ?

  苏澈打招呼:“每个人都在。温通天是第一个,站在中间位置。”

  ?

  温通天看着门内的黑色,立刻睁开眼睛寻求帮助:“请。里面很黑。有灯吗?”

  ?

  “不。即使有也无法打开。苏甫说。

  ?

  “该死,你和我对吗”

  ?

  苏夫说:“我以后会慢慢向你解释,你可以任意打几次,现在你进入中间位置,心里想着你最后看到的那个老人。时间会再次出现在这里。。”

  ?

  “这里很黑,我。”

  ?

  “不要浪费时间,进去。“徐艳杰伤心欲绝,利用温同天的粗心将她推入了黑暗。。

  ?

  “什么!“温带田的尖叫声使温通天陷入了黑暗。

  ?

  其他男孩一个接一个地走进黑暗。徐彦杰故意躲在温通天身边,站在离她最远的位置。

  ?

  苏澈想到温通天的“悲惨处境”,大笑道:“哈哈。好的,好的,每个人都进来。?”

  ?

  “你做到了。“尽管眼前一片漆黑,但苏澈仍然能感受到文通田的不满之光。。

  ?

  “温通天,不明白。男孩听我的命令!我站在东方,你站在南方,苏甫,你站在北方。”

  ?

  ”。我叫徐彦杰。”

  ?

  “好吧,再说一次,傅延杰,向北站,”

  ?

  北方又发出微弱的光。

  ?

  “我现在将介绍如何玩‘四角游戏’。苏澈说:“这实际上是一种禁忌技术,但是现在我们只能采取绝望的举动。。。”

  ?

  “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方法。温通天表示无助。

  ?

  苏澈无视她,继续说:“所谓的“四角游戏”是选择房间的三个角并站起来,然后面对墙的角。。永不落后。。”

  ?

  “在游戏开始时,一个角落里的人逆时针走到另一个角落。如果您前面有人,请轻按肩膀上的那个人。。”

  ?

  “然后被拍照的人以相同的方式继续到下一个角落。如果您前面有人,只需轻拍肩膀上的那个人。没人,只是轻轻咳嗽。继续前进,最后会有一个“人”,也就是说,原本没有人的角落里会有一个“人”。。”

  ?

  “这个人就是你-文通天思思考的守卫卢小品的人。。”

  ?

  温通天突然想起,他并没有告诉所有人关于帅哥的事,只说起了老人。如果那个长笛的男孩来了,每个人都会鄙视她。。好吧,只是觉得委屈,想念老人。

  ?

  “开始。苏澈下达命令,向北走到徐彦杰的位置,并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?

  柴火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险恶,就像进入另一个维度。

  ?

  温东天竭尽全力。现在是晚上7点,我的肚子已经开始“等待喂养”。

  ?

  13圈之后,我再也听不到任何人咳嗽的声音。换句话说,有人站在四个角落。

  ?

  “这所房子已经死了。“一个古老的声音在小柴火中漂浮。

  ?

  “游戏结束。“苏澈急忙说,”请说清楚。”

  ?

  “她杀死了一个爱她的人。虽然他愿意为她而死。和以前一样,红色尘埃的轮回,像尘世间。一旦海变得生动。”

  ?

  老人戴上老花镜。“这次我没有认错人。但我希望我能再把你当成陆小品。那我的心就会好起来。“老人朝文通天走去,转身面对所有人:”她把自己逼到了死胡同。。您不必跟随她的脚步。没有夜笛,我无能为力。”

  ?

  一个孩子从门上的洞里进来,墙壁上隐隐透出了孩子的笑声。

  ?

  “你永远不会离开。”

  ?

  无月的夜晚是如此悲伤和寒冷。

  ?

  第18章

  ?

  “我本来可以顺利出生在这个世界上,但正是你们这些使我变得不人道。“孩子的嘴明显闭着。这种空灵的声音似乎来自孩子的瘦肚子。

  ?

  ”。您正在从中制造麻烦,这样我就不会成为人类。肚皮发绿。

  ?

  孩子的嘴是张大的,比他小一号的孩子从嘴里伸出越来越薄的身体,就像绿树上的芽一样。。。同样是蓝色的皮肤囊,尖头,黑洞的眼睛,大嘴巴。

  ?

  “你们谁也不想阻止我。”

  ?

  温通天手掌上的红点开始发光。这是一种非常微弱的红色,但是非常热。

  ?

  带着温通天的手掌的光芒,徐彦杰冲上前去,给孩子一个坚定的拳头。。

  ?

  徐彦杰冷笑着说:“我不想阻止你,但我的双手没有让我告诉你。。”

  ?

  “别惹我。“孩子脚下的地面开始结冰。

  ?

  温通天的手掌的光芒再次融化了地面,使其恢复了原有的外观。“嗯,我没想到你有这个。“孩子很生气。

  ?

  “村长,请不要再伤害别人了。“老人慢慢说。

  ?

  “有害?哈哈,我不想伤害别人,我只是在帮助他们,帮助他们尽快摆脱苦难。迟早他们的身体会枯萎,他们不能像我一样长生不老!我杀了那么多人,我杀了的人,他们会感谢我,我给了他们不朽的尸体,我给了他们!!!”

  ?

  “没有情感,永生只会更加痛苦。”

  ?

  “你!“孩子抓住了老人的衣领,狠狠地扭了一下。。老人变成了水池。

  ?

  血水点燃地面。“这是我能为您提供的最后一件事。老人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长笛,你赶紧把他们带走。“温通天手掌的红点绽放出最美丽的七彩彩虹。

  ?

  一群人呆呆地躺在卢小品的家中发呆。陆小品的母亲回来,用怪异的表情将他们一一唤醒。

  ?

  “这是哪里。“温通天揉了揉脸,”我在做梦吗?”

  ?

  “只要把它当作梦。我们很安全。“苏甫起床了,”嗯,伯母,你能给我们一杯水吗??”?今天我们来卢小品的家庆祝她的生日。我们玩得很累!”

  ?

  陆小品抱着胸走出卧室。

  ?

  “每个人,怪物都被清除了”

  ?

  “可能已清除。“苏澈轻轻地叹了口气。温通天看着他的手掌,红点消失了。

  ?

  “保护法术只能使用一次。幸运的是一次就足够了。苏澈起身看着卢小品:“你还好吗?”?”

  ?

  “心痛。”

  ?

  第十九章

  ?

  时间在夏天的下午冻结。

  ?

  “村长,你。停下来!“女孩站在村长的面前,瘦弱的身体发抖。。她身后是垂死的父亲。

  ?

  这个男孩从旁边的草丛中蹦出来,手里握着一把刀。

  ?

  村长用一只手将男孩推开,走向女孩,刀子上下,薛染衣服。

  ?

  这个男孩疯狂地举起刀子。村长踢了个男孩,挥舞着刀扎下了根。女孩的身体坏了,芽苗被拔了出来。

  ?

  在来世,我会尽力保护她。我将成为她的守护神。这个男孩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?

  午后温暖的阳光被乌云遮挡,分成几阵阵阵阵金色骤雨。

  ?

  结尾

  ?

  “这是什么?“温通天的裤子口袋在膨胀。她伸出手来弄皱的纸条。

  ?

  温通天突然想起了男孩的指示,并将便条交给了卢小品。“这是。他给了你。”

  ?

  在音符上,一些淡黄色的单词闪闪发光。

  ?

  “生日快乐”